恒思盛大仪器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恒思盛大仪器
热门搜索:

黑客二三事熊猫烧香其实不入流

发布时间:2020-03-20 10:48:28阅读:来源:恒思盛大仪器

随着李俊二度入狱的消息传来,这个沉寂多年的名字以一种颇具文娱意味的姿态再度出现,同时随着各种泄漏事件和棱镜门的不断升级,黑客和网络安全相干的一系列话题再度登上了话题榜。360带动了杀毒软件免费潮后,没用再出现类似熊猫烧香的大规模破坏性病毒,互联网世界仿佛干净了许多,乃至杀毒软件们开始使用检查软件升级、计算开机时间等方式来寻觅一些存在感。不过“圈里人”看来,网络威逼只是换了一种情势存在,公众的眼界外,存在着另一个颇有意思的互联网世界。

李俊悲剧:技术不入流 恶名毁前程6月13日,“熊猫烧香”病毒作者李俊再次被捕,这次不是由于毒,而是赌。丽水当地媒体曝出“熊猫烧香”病毒作者李俊和张顺因涉嫌开设赌场在丽水被捕,当初的李俊不曾想到,时隔6年后,关于他的新闻会以一种颇具讽刺意味的方式在微博和朋友圈散布。

2007年,李俊编写的蠕虫病毒变种“熊猫烧香”通过大面积感染的方式肆虐网络,主流杀毒软件几近全部被拿下,从此李俊被冠以“毒王”的称号,而随之而来的,则是长达两年的牢狱时光。

2009年12月,李俊因表现良好提早出狱,而后去瑞星、江民等公司面试屡遭碰壁,当时金山给李俊提供了客服的职位,工资仅3000元,让这位声名显赫的昔日“毒王”没法接受。

不过事实上,李俊的水平也并不算出色,用前MSRC(微软安全响应中心)负责人陈珂(化名)的话说,熊猫烧香病毒只是一个PE程序的感染方式,在知道漏洞的情况下,有编程基础的人两个小时内就可以写出一个熊猫烧香,而真正可怕的病毒是不让人知道的,用户根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。

创新工场旗下“安全宝”联合产品副总裁、原阿里巴巴团体信息安全中心安全专家吴翰清介绍,当时做这类病毒木马的人不在少数,都是用公然的一些技术拼凑起来,并没有原创技术在里面。

“他的这个手法在病毒的圈子里没有人会认为他水平很高。”安全宝CEO马杰说。2009年李出狱时,马杰正在瑞星负责技术研发,当时李俊去瑞星面试,马杰等几个技术部门的负责人相互通气,谢绝了李俊的要求,一方面是由于技术水平,而更多的则是由于曾涉足黑色产业链的“案底”。

“黑客是不以任何经济利益为目的的,这才是真正的黑客精神。”马杰说,“之前把做坏事的黑客叫做骇客,不过后来混淆了,所以现在一般用白帽子和黑帽子来辨别。”吴翰清就是1名“白帽子”。

在马杰和吴翰清看来,李俊的故事更多的是一场人文悲剧,在出狱求职碰壁后,李俊用其实不成熟的技术再度走上了黑色产业链,而当他再度出狱走向社会时,面临的困难将比第一次大很多。

Windows哀伤:80年代的漏洞还没补完 IE最危险

“你给Windows XP安全打几分?”在提及系统漏洞时,陈珂反问记者。

2003年,网络蠕虫病毒“冲击波”肆虐,该病毒会致使电脑死机并频繁重启,同时通过DCOM RPC漏洞向指定电脑进行攻击,从那时起,微软才开始关注到系统安全。用陈珂的话说,当时的XP安全性为0分。

微软安全响应中心负责的是及时发现系统漏洞,并推出相应补钉,陈珂泄漏,由于一开始写Windows内核的时候没有斟酌安全问题,致使到Windows Vista之前的系统漏洞百出,根据内部统计,微软推出的系统补钉,大部分是在修补1988-1990年留下的系统漏洞。

对此吴翰清补充道,除内核,大部分是IE的漏洞。据了解,荷兰黑客Peter Vreugdenhil在Pwn2own黑客大赛上攻破一台打了完全补钉的WIndows 7,正是利用了IE 8的一个漏洞。

不过陈珂表示,Windows被攻破事实上并没有那末邪乎,Windows Vista以后没有1台Windows电脑在单纯联网的情况下被攻破,黑客大赛上被攻破的条件是用户打开了黑客给的程序或链接,黑客才能突破漏洞。

在陈珂看来,漏洞远比病毒本身可怕。“漏洞就像银行和保险柜的门,病毒只是伸进去拿东西的手,是没有技术含量的,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是找到并打开那扇门。”陈珂说。

陈珂介绍,现在病毒少了并不是由于杀毒软件变强大了,这几年赛门铁克、趋势科技等沙赌场上的服务器都被黑过,病毒变少的真正缘由是由于系统漏洞愈来愈难被发现和利用。

吴翰清表示,这些年在攻击技能上并没有太多新的创新,但是攻击的趋势已从挂马转移到了大规模偷库和移动互联网病毒上。CSDN的库泄漏以后,腾讯、淘宝和支付宝都发现针对用户名和密码的探测,大型网站数据库被盗以后会带来一系列安全问题。

黑客大战:愤青与“量产黑客”的闹剧

跨国黑客大战是另一个在互联网上被津津乐道的话题,中美、中韩、中越的“黑客大战”一直没有停歇,中国黑客们在击垮美国网站服务器的游戏中乐此不疲。

那些热衷于入侵国外网站服务器并将网页改成改过标语的“黑客”们给自己封了另外一个名字——红客。

2001年由于美国侦察机在海南岛上空撞毁一架中方飞机,致使飞行员王伟牺牲,随即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中美黑客大战,双方不断攻击对方国家的网站,并以此作为“战绩”。

不过双方的手法除对网页进行你来我往的修改以外,并没有其他的技术手段。更有意思的是很多中国黑客黑了中国的一些网站来表达自己的“爱国”热忱。

另外一名“白帽子”王皓(化名)对记者泄漏,做这些事情的一般式愤青和“小孩”占多数,现在已很少有人做这样的事,曾名噪一时的“红客同盟”也已在2004年解散。

王皓表示,这些技术网站都可以学到,乃至已构成了生产黑客的“流水线”,入侵一个网站已变成非常体系化和流程化的事情。

也许在这些红客们看来这是爱国义举,不过一方面所谓黑客大战并没有那么多的传奇色采,更多的是依赖人海战术,而另一方面,被黑的绝大多数也是一些普通网站。

“这就好像你反对一个国家,就去那个国家的大街上随便去杀一个平民,这并不能彰显你的实力。”马杰说。清华大学信息网络工程研究中心博士诸葛建伟表示,这类方式并不能体现一个国家在网络信息安全方面的软实力,“红客同盟”的创始人Lion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也坦言,黑客大战更多的是一种泄愤行动。

以上仅仅是冰山一角,黑客江湖里流传着各种各样的传说,乃至有传言称某黑客连看“X片”都是看的二进制代码,不过坊间传闻以外,黑客们则担当着更多的安全责任,用马杰的话说,用技术去保护网络安全,而不是去破坏,这才是真正的黑客精神。

电池检测试验机

铁矿球团压力试验机公司采购价格

橡胶专用试验机批发厂商